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小鱼儿三肖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86-0571-85586718
  • 13336195806
  • 小鱼儿论坛三肖八码小鱼儿们——历代名画家笔下的鲦鱼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11-07  浏览次数:

  选自宋、元、明、清各时期的绘鲦鱼名家的传世作品,有宫廷画家与在野画家的作品,不论内外之别,他们都掌握各自不同的笔墨技法去对鲦鱼不同的形态进行描绘,同时亦呈现出逼真的工笔——小写意——写意这样的变化过程。

  鲦鱼,自古以来各种史书记载,对它有不同的取名,如《尔雅》取名“黑鰦”;《毛诗笺》取名“白鲦”;《尔雅翼》取名“参鱼”、“肉条鱼”;《纲目》取名“鲹鱼”,俗称“鲹鲦鱼”。体形修长,行动迅速,背部几成直线厘米左右,鱼背淡青灰色,体侧及腹部银白色,尾鳍边缘灰黑色,其他鳍均为浅黄色。它分布很广,从春至秋常喜群集于河流、湖泊沿岸浅水区域游动,觅藻类、动物及昆虫食物。

  历来画家取鲦鱼作为画题是从唐五代时开始的,翻阅《宣和画谱》卷九《龙鱼水族附》记载:“袁义、僧传古、赵克敻、赵叔傩、董羽、杨晖、宋永锡、刘寀。”八位画家,其中僧传古、董羽专画龙,其余皆画鱼。这些画家都生活于唐五代时期,有宗室背景的赵克敻、赵叔傩,有在宫廷画院任待诏的董羽、杨晖,其余四位均为在野画家。相传作品传世有二位,即赵克夐与刘寀。

 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北宋《藻鱼图页》,是相传赵克夐所作的传世孤品,对于这位画家,世人都很陌生,仅能从一些零星的记载来认识他。他出身于宗室家庭,其父是秦国公赵承亮,是为魏王赵廷美之孙,广陵郡王赵德雍之子,熙宁四年(1071)薨,赠乐平郡王,谥“恭静”。赵克夐是第五子。《宣和画谱》卷九《龙鱼水族附》记载“宗室克夐,佳公子也。戏弄笔墨,不为富贵所埋没。画游鱼尽浮沉之态,然惜其不见湖海洪涛巨湍之势,为毫端壮观之助,所得止京洛池塘间之趣耳。官止右武卫大将军、漳州团练使,累赠保康军节度使,追封髙密侯。今御府所藏《游鱼图》一”。从其父的卒年来判断,他约活动于公元十一世纪中、晚期。又是一位宗室成员,官至保康(湖北)军节度使,卒后,谥“山东侯”。他不是宫廷画家,而是一位官闲戏墨的在野画家,其一幅《游鱼图》,被御府收藏,足见其画艺之高超。

  此幅《藻鱼图页》,绢本,设色,纵22.5厘米,横15.1厘米。图绘湖水无波,水若明镜,五尾鲦鱼在嬉水之状,时而密集,时而疏散,有昂仰,有俯首,有侧身,姿态各异,反应至敏,游速至捷,水草萍蘩随着鲦鱼的游踪之势而缓缓浮动,画面非常静谧。鲦鱼的头至背尾都用深墨作晕染,腹部留白,而鱼鳍以稍淡的墨染就,凸出圆润光滑之感。水草用墨青细笔轻勾,轻舞于鲦鱼之间。画上无款印,是否为赵克夐亲笔,尚有争议,笔者发现他所经营的位置都集中在右下方一角,类似马远山水的一角法,疑为南宋人所作。此幅曾在2016年5月7日至10月11日举办的“大都会馆藏中国书画精品特展”上展出。

  刘寀,生卒年不详,与赵克夐同时。字宏道,一作道源、弘道,流寓都下,遂为开封人。历任州县官,授朝奉郎。《宣和画谱》卷九《龙鱼水族附》记载“刘寀,字宏道,少时流寓都下,狂逸不事事,放意诗酒间,亦能为短句,与贵游少年相从无虚日。善画鱼,深得戏广浮深,相忘于江湖之意。盖画鱼者,髻鬟鳞刺分明,则非水中鱼矣,安得有涵泳自然之态。若在水中,则无由显露。寀作之鱼,有得于此。他人作鱼,皆出水之鳞,盖不足贵也。也是专门,颇为士人所推誉”。从《宣和画谱》的记载来看,刘寀与赵克夐除了出身背景不同之外,都有相似之处,第一具有各自的官位,刘寀是朝奉郎,即有官名而无职事的散官,与赵克夐的官位有悬殊的差别。但他经常与贵游少年相过从,至于他们之间是否认识,就无从考证。第二都是在野画家的身份,而且画游鱼类,是他们的共同擅长。传为刘寀的传世画作与记载文字,要比赵克夐为多,如美国圣路易美术馆藏《落花游鱼图卷》、故宫博物院藏《戏藻群鱼团扇页》,台北故宫博物院藏《群鱼戏荇图卷》。而在《宣和画谱》卷九中却排列在赵克夐之后,这是应该是宗室成员优先的缘故吧。

  《戏藻群鱼团扇页》,绢本,设色,纵24.5厘米,横25.5厘米。故宫博物院藏。图绘五尾鲦鱼,两尾较小一前一随,两尾一仰一俯,另一尾则半隐于荇藻间,形神兼备,浑然天成。其笔墨风格与《藻鱼图页》完全相似,无庸赘述,宛若出自一人之手。画上未署名,从绘画的特征来看,为南宋时的作品。

  周东卿,生卒年与生平活动情况皆不详。先看一下卷尾署款曰:“至元辛卯(1291)春仲,临江周东卿作。”表明了他此时作画的时间已经进入元代二十八个年头,估计他应出生于南宋晚年。“临江”在今江西省,元时改置临江路,应为他的籍贯。再来看所钤“东卿”朱文小印,后钤“秋潭”朱文大印,结篆甚古,线条两边都呈尖状,与前一印风格迥然不同,而且大小又不匹配,以为是后人的闲章,后来想搞清楚这方是不是周东卿的印,就借助上海博物馆编《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》上册,第411页内吴全节第3号“赐闲闲看云之章”白文印,虽然印文不同,但视其结篆相似,线条也是两边尖状的特征。再查阅吴全节的生活年代,他的生卒年为(1267—1348),正好与周东卿处于同一时期,而且又是同一籍贯,由此证实了这方“秋潭”印,既符合当时流传的印风,同时又是周东卿的字号。周东卿擅画游鱼,传世仅此《鱼乐图卷》,而不见他有其他的画种,是院体画家,还是在野画家?无从考释。倒是与他同时的好友文天祥(1236—1282)在《文山集》里有称赞周东卿画鱼五绝,诗曰:“观君潇湘图,起我濠上心。短褐波涛旧,秋雨菰蒲深。”足见他俩之间的交情非浅。

  此幅《鱼乐图卷》,纸本,设色,纵30.8厘米,横593.7厘米。画有不同种类的游鱼,有桂鱼、鲤鱼、鲫鱼、花鲢鱼、游虾等大小不一,有聚有散地沉浮穿梭,从以前的绢素团扇中游到纸本长卷,这可谓是在应用质地上的一个根本性的转变。其中一段,是十尾鲦鱼,布局奇特,颇有意趣。九尾仅画上半身,下半身隐于水下,集群昂首,一起朝着左上方漫游,一尾正向相反的方向摇曳的水草间潜游。画家在整体上采用淡墨基调,以没骨法画出形体,淡墨分染,乌墨点睛,形神兼备。萍藻用更淡的墨以勾带染,若隐若现,令观者宛如身处于雾中赏鱼。卷尾有自题曰:“非鱼岂知乐,寓意写成图。欲探中庸奥,分明有象无。至元辛卯(1291)春仲,临江周东卿作。”此卷曾入清内府收藏,又经伍元蕙、婺源俞氏守璞斋,1947年由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入藏。在2016年5月7日至10月11日举办的“大都会馆藏中国书画精品特展”上展出。

  王翘(1505—1572),字时羽,一字叔楚,号小竹、小竹山人,上海嘉定人。少年时,补县诸生,后弃而学画。诗文、书画,皆超越寻常。诗宗孟郊。画工风竹、草虫,生动逼真。清代画家王敬铭得其《草虫花卉图册》,乃李流芳旧藏,喜而跋云:“三百年来,孙龙以后一人而已。”“其最难到处,一笔两笔便能勾取全神,几于化工肖物,所谓以天不以人者,真艺苑之一奇也。”山水仿米芾。他的画作传世有限,经笔者查阅后有六幅。

  第一幅,在嘉靖二十六年(1547)春王正月,为许月川作《邀月泛舟图轴》,绢本,155tk港京图库彩图平均工资的数据,。水墨,纵66.4厘米,横30.5厘米。此时应为四十三岁。《香港佳士得2012年秋季拍卖会-中国古代书画》二,第860号。这是唯一的而且有记年的山水画作,其风格与史书记载“山水仿米芾”有出入,一望便知,完全是极成熟的浙派山水风格。图内有小楷题跋,字迹娟秀,几近祝允明。

  第二幅,隆庆五年(1571),宿绍衣斋,为主人作《藻蟹图轴》,纸本,水墨,高二尺一寸六分,阔九寸七分。这是他在临终前一年六十七岁所作,在《吴越所见书画录》卷二著录,未知尚还在世否?

  第三幅《鱼藻图卷》,纸本,设色,纵28.5厘米,横250.2厘米。《中国古代书画画图目》有载。故宫博物院藏。

  第四幅《草虫图卷》,纸本。南京博物院藏。《中国古代书画画图目》第7册无载。

  第五幅《花蝶草虫图卷》,纸本。苏州博物馆藏。《中国古代书画画图目》第6册无载。

  第六幅《柳鳝鱼蟹图卷》,纸本,设色,纵23.8厘米,横243.6厘米。《中国古代书画画图目》第11册有载,浙江省博物馆藏。

  与主题相似的是以上第三幅,狭长的长卷末端,以一枝下垂的杏花,点示出春意盎然的季节来临。在一处浅滩边,大小不同的鲦鱼七十尾,三五一群,或悠游于清澈的湖面,或追逐回旋,或潜翔于水藻间,形态自然而生动,如流星四处闪烁。在表现手法上,画家独出心裁,采用俯视与侧视的二重透视法,众鱼都呈露背脊朝天,亦有侧身,以淡墨作小写意,一笔画出鱼身,复以深墨细笔醒勾脊、嘴、睛,省略了晕染的次数,寥寥几笔,便入出神入化之境。水藻的形态作勾勒与点垛,与鱼水浑然一体。卷尾浅滩上躺着数块湖石,取淡墨散锋,随意勾皴,秃笔作密点而成,使整幅画面达到了软硬互存的平衡效果。卷末无署款,仅钤“小竹山人”朱文印、“嘉定王翘氏”白文印。

  恽寿平,这位清初赫赫有名的画家,早年与同道挚友王翚同拜娄东画坛先辈王时敏、王鉴为师,学习山水,后见王翚的画艺超过他时,便主动跟王翚说:“是道让兄独步矣!格妄,耻为天下第二手。”(张庚《国朝画征录》)于是就步入当时无人问津的没骨花鸟画门径,遥接宋代名家黄筌、徐崇嗣、刘寀之衣钵,经过反复的艺术耕耘后,使这濒临失传的画种重新得到复兴,为后人所瞩目与效法,可以称作“黄筌再生”,凭借他宽宏的胸怀,必定会造就他在绘画上的成功。

  此幅《落花游鱼图轴》,绢本,设色,纵65.5厘米,横30.1厘米。他绘鲦鱼不同于前人都使用团扇、册页与长卷,比较容易经营位置,却选择当时所盛行的天地宽畅的立轴,非但没有因为尺幅大、游鱼细小的原因,导致画面空落与不协调的现象,反而都布置得疏密得体,配上题跋后,感觉到无懈可击,非常完整。画家所表现的是在图幅中央部位,有一片朱色花萼即将飘落水面之际,立刻引来十余尾鲦鱼相互环绕,争先恐后地争啄,其中有相聚、重迭、或向或背,形态各异,生趣盎然。他抓住了群鱼争啄花萼的瞬间,那种快速反应的有趣情节,顿时整个画面开始动起来了,吸引着观者的眼力,值得称赞的是他取生活中所见到的平凡题材,通过他的画笔画出不平凡的情节来,我想这便是他的艺术魅力所在。在对待笔墨应用上,真如他在跋中所题“略得宋人刘寀遗法”,明显地受刘寀画风的影响,估计他曾见过刘寀的画迹,用淡墨反复晕染鱼身,浓笔点睛,画出了鲦鱼的轻柔灵活。数片浮藻,用略淡的橙黄和花青色点染,大片茂密的水藻用汁绿色以勾带染,使得浑然一处,充分展现了他能借于古人之法而运于自己之法中去,形成了淡雅脱俗的特色,为世所重。图端左上方题曰:“菰叶翠相结,藻影青可怜。鯈鱼游其间,愿得惠子兮,从我于濠上之观兮。乙卯(1675)余客湖滨,绿堤花岸,蒲滩荻港,于此流连,戏作斯图,略得宋人刘寀遗法。青蓑钓隐恽寿平。”钤“叔子”、“寿平”朱文印。跋内提到“惠子”,即惠施,庄子在《秋水篇》里记载庄子与惠子曾经在濠梁观鱼的典故。恽寿平善行楷书,在清六家中,除了王时敏的小楷与隶书具有较高的水准之外,他可谓是其次。初学书时,师法褚遂良,又参合黄庭坚的体势,形成左低右高的书体特征,运毫虚淡萧散,不愠不火,柔内寓刚,如太极拳名宿杨露禅的“绵拳”。此段跋语文字,写得极其雅致,在此幅画中起到了相得益彰的艺术效果。回顾他一生中画这类题材极罕见,此幅是四十三岁所作的传世佳构,现藏上海博物馆,曾在多次大型展览中露面,是观众熟悉的老脸庞了。(照片见《吉庆有余:历代名家画“鱼”》)

  虚 谷(1823—1896),本姓朱,名怀仁,原籍安徽歙县人,客居扬州,晚年寓于沪上。他原来曾是一名清军参将,自从太平天国运动爆发后,他出于对清王朝黑暗势力统治的不满和对太平天国革命运动的同情,不愿攻打太平军,便披缁入山,进了佛门,改名虚白,字虚谷,号紫阳山民、倦鹤等。他所画的题材极为广泛,无论山水、人物肖像、花果、游鱼等,都各具特色,为晚清海上画派的先驱者。

  此幅《杂画册》,纸本,设色,纵39.5厘米,横41厘米,十二开。其中一开是绘鲦鱼七尾,有大;有幼;仰首;有侧身,皆成群地游翔潜底,寻觅食物。左上角是一丛藻草静静地贴浮于水面。画家具有深厚的绘画底蕴,面临不同的对象,就以不同的技法去表现它,他既能画工细的界画,又能画减笔写意,此画就是先用墨笔信手横抹,再取秃锋深墨大致地勾出鲦鱼的形体、头部、眼睛,最后添上鳍与尾,这时已不在乎形象的精准度,仅以寥寥几笔,就把成群的鲦鱼变得活灵活现,其妙处就在于似与不似之间。那一丛藻草,则以大片墨青色任意点垛后,在将干未干之际,又用含有水分的淡碣色泼抹,立刻就出现不同色泽相互交融的效果,使笔与色得到和谐的结合。图的右边题道:“水面风波鱼不知。虚谷。”钤“虚谷”朱文印。此画作于清代光绪十七年(1891),时年六十九岁。曾刊登于《虚谷画集》第44-55页,现藏故宫博物院。类似此册,另有二册,分别藏于天津博物馆与苏州博物馆,笔者在《中国画家作品真伪——虚谷》里把三本举例进行对比,最终的结论,天津本与苏州本均为赝作。

  以上是选自宋、元、明、清各时期的绘鲦鱼名家的传世作品,有宫廷画家与在野画家的作品,不论内外之别,他们都掌握各自不同的笔墨技法去对鲦鱼不同的形态进行描绘,同时亦呈现出逼真的工笔——小写意——写意这样的变化过程,希望读者能从中得到裨益。